高郵東大街過(guò)去有三個(gè)石匠鋪,兩個(gè)姓劉一個(gè)姓夏。在煉陽(yáng)巷巷頭的石匠叫劉鴻章,寶應人氏。另一個(gè)劉石匠在煉陽(yáng)巷的東邊,兩家相隔甚近。夏石匠叫夏玉寅,專(zhuān)刻石碑、墓志銘、祠堂、招牌字等,店鋪在王躍門(mén)樓的東隔壁,陶家照相館對面。我對煉陽(yáng)巷頭的劉石匠印象最深,因一出巷頭就能看到他,我時(shí)不時(shí)地會(huì )去他的石匠鋪看閑。
劉鴻章石匠鋪坐南朝北,街對面就是煉陽(yáng)觀(guān)舊址和洞天樓茶館。劉石匠門(mén)口常年堆放著(zhù)許多石料,磨盤(pán)、碑材、界碑、豬食槽,還有“泰山石敢當”。劉石匠個(gè)子不高,花白頭發(fā),胡茬也是花白的。做石匠活時(shí),他總是弓著(zhù)腰,戴一副眼鏡。他左手持鏨,右手持錘,或站或坐或蹲,在細小的石塵與偶濺的火花中,精鏨細琢。劉石匠能粗能細,能把大石頭切成長(cháng)短一樣的條石,能在石頭上雕龍畫(huà)鳳,給別人做磨盤(pán)、石獅子、石鼓、石鎖、石碑、石臼等活兒。做的最多的還是磨盤(pán)和石碑。
關(guān)于“泰山石敢當”,這里面是有故事的,意在辟邪消災。一般在房子或者院子的拐角處鑲嵌一塊“泰山石敢當”石碑,所面對的可能是一條街或者小巷,因為“沖”的原因,所以要用“泰山石敢當”來(lái)壓一下。在高郵老城區巷道拐角處,現在還可以看到“泰山石敢當”碑石的存在。
石匠是一種非常堅毅和細致的匠人,他們使用石頭制作成各種實(shí)用或藝術(shù)性的物品。石匠的工作范圍非常廣泛,從房屋建設到雕刻藝術(shù)和祠堂、教堂、府衙勒石銘文,到腳踏石、門(mén)坎石、石鼓、條石、墓碑和農村最常用的豬食槽。城上的石匠都有固定的店鋪。我下放農村的時(shí)候,偶爾見(jiàn)到過(guò)肩掛褡褳、走莊串村的石匠,褡褳前后放錘子和粗細不一的鏨子。農村用得上石匠的地方還真不少,拉場(chǎng)的石磙、豆腐店的大磨盤(pán)、磨焦屑的手推磨、豬食槽、牛食槽,還有舂糯米粉的石臼。
鑿銑磨盤(pán)的凹槽是石匠的基本功,大到磨坊驢子拉的大磨盤(pán),小到家常用的推磨和手掄磨。石磨再硬,終有磨損,勚了須再銑鑿。石磨上下扇皆有溝槽。一個(gè)圓磨面被平分成若干扇瓣,每個(gè)扇瓣里再打十到十二條斜溝,形成越向圓心越深、越向圓弧邊緣越淺的扇齒。上下兩扇相扣相對,在人力推動(dòng)下,上扇順時(shí)針旋轉,與下扇咬合把谷物磨碎。
石匠的工具有鋼釬、錘子、鑿子、鏨子……石匠的錘子是方方的頭、短短的把,與木匠的斧子不一樣。石匠的工具,除了錘頭是買(mǎi)來(lái)的,其它都靠自制,尤其是鏨子,用鈍了的鏨子必須重新加熱、錘打、淬火。一個(gè)好的石匠,同時(shí)也要是個(gè)好鐵匠。
石匠
在鑿石頭之前,劉石匠先在石頭上畫(huà)出要鑿的形狀和圖案,然后開(kāi)始鑿刻。鑿刻完成后,需要進(jìn)行打磨。打磨是為了更加光滑、規整,去掉多余的痕跡。
隨著(zhù)現代建筑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,石材在建筑中的應用逐漸減少,更多地被混凝土、玻璃等新材料替代,石匠也就面臨后繼無(wú)人的窘境。不光是石匠,還有焗匠、篾匠、鐵匠、箍桶匠等,過(guò)去都是吃香的好手藝,如今卻蹤跡難覓。東大街三家石匠鋪早已不見(jiàn)蹤影,我熟悉的劉鴻章也早死了,他唯一的兒子雖繼承了父親的石匠手藝,但后來(lái)隨岳父進(jìn)建筑公司,做了別的行當。
信息整理: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

 

設為首頁(yè) | 加入收藏 | 聯(lián)系我們   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 Copyright © 2010-2021
蘇ICP備10068214號-2   蘇公網(wǎng)安備32102302010144號   技術(shù)支持:平邑在線(xiàn)